网售“人脸数据”,仅仅只是“隐私忧患意识”不够?| 长江评论

2019-10-25 07:15:12 

《长江日报》评论员杨玉泽

据媒体报道,最近,在一个网上购物中心,一些商家公开兜售“面部数据”,总共有17万篇文章。从商家发布的商品信息可以看出,这些“人脸数据”覆盖了2000人的肖像,每张照片大约有50到100张,每张照片都附有一个数据文件。舆论认为,国内公众普遍缺乏“隐私关注意识”,是进一步提高隐私保护“概念水平”的时候了。

看到这种观点令人费解。所谓国内公众缺乏“隐私意识”纯粹是一个错误的主张。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的隐私受到侵犯,每个人都不高兴自己的隐私被他人擅自披露。例如,记者联系了这次公开兜售“面部数据”的四川和北京。他们既震惊又愤怒,看起来也很无助。

缺乏“隐私意识”实际上是因为保护用户权利的成本很高,用户往往选择“忍气吞声”。

从法律权利保护的角度来看,在大多数涉及隐私的案件中,如果每个人的权利在量化后都是相对较小的目标,那么独立起诉确实不值得损失,最后往往不值得。这绝不是缺乏“隐私意识”。

保护隐私和网络数据安全是公共利益,维护权利和反侵权不仅仅是个人事务。根据《互联网安全法》的规定,网络运营商不得泄露其收集的个人信息,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窃取或以其他方式非法获取个人信息,也不得向他人非法出售或非法提供个人信息。违反本规定的,有关主管部门和公安机关应当依法处理。涉嫌犯罪的,也可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具体来说,这一公开出售“面部数据”的案件涉嫌侵犯了2000人的隐私和个人数据安全,这是不争的事实。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并依法处理是合理的。根据这位公开出售“面部数据”的商人所说,他承认他已经将数据卖给了许多交易者并从中获利。目前,由于媒体向平台报道,数据已经下架,但下架并不是案件的终结。侵权事实已经确立,非法利润已经进入商人的口袋。侵权的后果是存在的,必须依法调查和处理。

在法治社会,公众的权利意识是不可或缺的,但如果我们总是谈论公众的权利意识,可能会误导社会。几乎在权利受到侵犯的同时,公众的痛苦也随之而来。至于这种权利意识的力量,很难量化。鉴于网络安全的公共性,网络领域个人隐私的保护更依赖于相关监管部门的监管意识和监管行为。

[编辑:彭向东]

随机推荐